minami抱紧我

荡厂 精神病院的故事02

这个设定第一次看到ww 不鸣则已,一鸣惊小明23333

南部小白:

02


 


所以说很多时候明凯产生自己并不适合做个医生这个想法是有道理的。
比如现在,明明耗费了那么多的时间精力才让童扬开口和自己说话,结果预想中的敞开心扉深切交谈并没有出现,而自己只是恨恨的咬着苹果走在回去的路上。
没错,苹果。
天知道明凯怎么会真的从童扬手中接过那个苹果,甚至之后还忘了去询问关于水果刀的事。
而童扬,在明凯接手苹果的那一刻,他的眼睛里除了先前那黏腻的温柔外又多了一点别的情绪。后来,我们的受害者明医生在某项活动结束后再一次看见这个眼神时才明白,这种情绪叫做,不怀好意。
明凯拿了苹果,站在床边,看着童扬。童扬只是和他对视了几秒钟,紧接着从旁边的桌上又拿了个苹果低下头去开始削皮。
明凯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按理童扬既然开口和他说了第一句话再说第二句也就不难了,可是现在他眼睁睁看着童扬削完皮吃完苹果擦干净手然后打开pad插上耳机安静的看起电视剧,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明凯有些郁闷,他不懂为什么一个大男人会这么沉迷于小女孩才喜爱的电视剧里。为了更加深入了解童扬他曾经也尝试过去看这一类电视剧,而结果是被田野以「你他妈哪里是在看花千骨,你这表情分明就是被花千骨给强()奸了一百遍,一!百!遍!」给严厉制止了。
再看童扬,满眼的笑意,果然,这个人有毒。
抬手拍了拍床上的人,「童扬,」他叫他。
童扬恋恋不舍的又盯了屏幕好几秒才按下暂停,紧接着无辜的眼神就对了上来。
见童扬好像又进入了先前那种状态,明凯有些莫名其妙,所以,刚刚其实是自己的幻听?
「.......」
「苹果好吃么?」
5秒钟后...明凯想一巴掌拍死5秒前的自己。
然而童扬果然还是不说话了,就像之前一样,只是看着他。
妈的,不会真的是我自己幻听加臆想吧。明凯突然觉得找李炫君询问一下上次他看的心理医生在哪非常有必要。
「...额...那你先看吧,我先回去了。」明凯转身,留下了一个并不伟岸的背影。
童扬则是照旧对着离开的人挥了挥手,然后又低头去看电视剧。不过,如果明医生此时转头的话,就能看见某人脸上那有些过于灿烂的笑容了。
走出病房的明凯驻足研究了一下童扬,并没有结果。又研究了一下手上的苹果,白白大大的,看上去蛮不错的样子,于是他狠狠的咬了一大口。
「……」
「妈的,这苹果可真酸。」


 



虽然嘴上说着苹果酸,可明凯还是咔咔几口吃完了。随手把果核扔在脑科门口的垃圾桶里,转身走了进去。
这是许元硕的办公室,那个小胖子之前被派遣去美国交流学习了几个星期今天总算是回来了。
明凯一进门就看见他像一尊佛一样坐在那里,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正一刻不停的往嘴里塞薯片。
刚吃完午饭又在吃,嗯,是本人无误。
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小胖,欢迎回来。」
许元硕点点头表示答应,嘴里并没有停下来。
「在美国怎么样?这几天过得还好么?」
许元硕点点头,薯片嚼的咔嚓咔嚓响。
「有没有到处逛逛,帝国大厦和时代广场去了么?」
许元硕摇摇头,把包装袋里的剩下的碎屑一并倒入口中。
「那唐人街呢,那吃的挺多的。」
许元硕想了想笑着点点头,伸手又拆了包张君雅。
「.......」
明凯觉得自己的胸口好像中了一箭,为什么这只也不和我说话...
当然,许元硕并没有精神病,他不说话纯粹是因为妈妈告诉他吃东西的时候要专心(啊呸,明明是自己放不下吃的吧)。看了眼自己好友有点扭曲的表情,许元硕再三想了想还是把自己手中的张君雅送了出去。
「你要吃点心面么?」
「......」
「......」
「小胖...你是不是还有个失散多年的亲哥哥...」


 



和小胖的会面在小胖单方面的吃饱中愉快的结束了,明凯悻悻的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看了眼桌上的日历,今天是童扬住院的第42天,然而自己对他的治疗还没有半分的成效。不,准确来说,自己根本就无从下手治疗。
想起来刚不久前发生的苹果事件明凯觉得自己今天还是要再去看一次童扬,他有预感,虽然后来童扬也没再理他,但是这将会是他们关系转折的一步。
来到童扬的病房,他正坐在床上发呆。看到明凯来了,便对着明凯发呆。
明凯想起来之前李炫君和他说「你主动和他亲近亲近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效果哦。」不过他对于亲近的理解有些奇特,自己白大褂都脱了穿便装给他看还不算亲近么,那自己只能从距离上下文章了。
明凯咬咬牙,把鞋子一脱也上了床,直接就盘腿坐在了童扬的对面。
童扬万万没想到明凯会有这么大的动作,有些惊,也有些喜,眼睛更是一刻也不愿意离开他了。
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大眼瞪小眼死鱼眼瞪桃花眼。明凯表面镇静,其实内心已经开始后悔了。这时候要说什么?来前刚想的开场白是什么来着的?
一直专业惯了的明凯在面对这种情况明显没有李炫君和田野他们这些小男生来的驾轻就熟,在心中措辞都快措一本辞海了还是没能说出一句话。
「明医生。」终于还是童扬先开了口。
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明凯在心里已经是一个老泪枞横的表情了,功夫不负苦心人,你终于又说话了啊!不过表面上依旧是云淡风轻,「嗯,我在。」
「你觉得你能治好我么?」
所以只是不信任所以才不愿和我说话的么?
「只要你配合我,一定可以的。」明凯配上了一个坚定的眼神,「我一定会帮助你的。」这样能看出我的诚意了么?
「噗——」然而童扬很不给面子的笑出了声。
「......」所以说到底有什么好笑的,这种话正常人听到难道不是应该很感动么?(然而他是个精神病啊)
「不好意思...我只是觉得明医生你这样好可爱。」童扬说着话还是带着笑音。
是可爱还是蠢?你这明显是嘲笑吧!明凯看着童扬明显憋笑的样子想都没想就掐住了他的脸。
「明医生,我背疼。」
听到童扬的声音明凯立马就后悔了,我今天到底怎么了?!我在做什么?!李炫君,那医生在哪快介绍给我!
明凯赶紧把手缩了回来,「不好意思,你没事吧。」一抬眼就又与童扬那双湿漉漉的勾人桃花眼对上了。妈的,童扬这双眼睛真的有毒,不管是么时候,只要两人的眼神一接触明凯就觉得自己心怦怦跳的厉害。赶紧又避开了他的视线。
「你觉得呢。」童扬看着刻意躲避的明凯勾了勾嘴角,整个人向他靠了过去。
我觉得?我觉得为什么我掐你脸你会背疼?还有你想干什么?明凯被童扬的动作惊得说不出话来,只是觉得自己这些天的心理活动有点多。
童扬整个人越靠越近,两个人的距离早已超过了明凯对于亲近的界限。他有点紧张,暗暗的咽了口口水,这时候自己要做什么?
「明医生你知道么,」童扬的声音突然在他的头顶响起,「你喉结上下颤动的时候特别性感。」
童扬的话让明凯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你他妈这算性骚扰级别的了吧。明凯突然又开始怀念起那个不和他说话的童扬了,果然不鸣则已,一鸣惊小明。
童扬见明凯不说话便更加大胆的凑了上去,他已经能感受到明凯呼出的鼻息了。明明内心害羞的不得了却还是硬撑着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呐,越来越可爱了。
而明凯简直想抽自己两巴掌,不管从什么角度考虑这时候自己都应该说句话来控制一下童扬的状态,可是为什么自己心里却隐隐的开始期待后续了呢?
竟然没有拒绝,看来比想象中顺利啊,真是...
「小明!」就在童扬打着如意算盘的时候田野的大嗓门突然从走廊破门而入,吓得明凯赶紧把童扬从自己身上推开。「院长找你!」
妈的,这院长为什么老找他?!

【荡厂】离队前狂想曲

Luckygrass:


没有见到Koro的第一晚,想他XD
预计明天依旧没有荡荡上场 TAT
不带节奏,标签不多放,希望荡荡尽快回到基地大家庭,轮换什么的都好说嘛~
思念之情撸出个没有干货的短东西。


========================================



"阿布觉得你膨胀了……"
童颜坐在沙发里,微微扬着颌角,一双桃花眼斜吊着坐在对面不远处的明凯,"我知道他们怎么说,我就问你,明凯,你觉得我膨胀了?"
明凯不想和他对视,转过身握着鼠标一遍遍拖动着光标,漫无目的的选中文字,取消,再选中,再取消,"是的。你膨胀了。"
童扬攥紧了拳头,本来就修长白皙的手指此刻骨节发白,但不到2秒就放松下来。自言自语一样,"没事的,我会保持好状态,让我上我就回来。"

"……嗯。"明凯嗯了一声,没想到童扬突然起身走到自己身后,匆忙的点进排位。童扬看着排队计时显示"00:03",有些讽刺的笑笑,"你慌什么?要回老家的是我又不是你。"
明凯一直都没有说话。

出门前,童扬拎着行李箱,"我可能是膨胀了吧,我想要S5的奖杯,我觉得希望很大,我觉得是我就可以。"顿了一下,"我甚至以为,我是唯一一个可以为你抗压,开团留人,陪你到最后实现梦想那一刻的人。我把自己想的太特殊了。"

确认童扬走远了,明凯取消了排队,轻轻叹了口气。

下了飞机,童扬收到一条短信,
「不要松懈练习,保持状态,世界第一上单童无敌。」

「荡厂」小段子

我都看脸红了

リン:

写在前面:
张口吃糖
————————

队里来了取代赵志铭位置的新队宠,大家都在讨论应该叫什么名字。
明队霸投了纳尔一票。
“这明显就是会喊羞羞帕那的小怪兽嘛。”
而拥有“koro大”的童扬则投了雷恩加尔一票。
“毕竟是个狗,长大以后说不定会隐身呢。”

天生对小动物无感的厂长看着把小奶狗举在锁骨上用脖子和脑袋蹭得笑颜如花的辣个上单,不禁有些吃味。
「明明只有我可以这样蹭童扬!」队霸心想。

从此以后训练室里便经常能看见这样的场景:
膨胀打野路遇小不点,从拖鞋里伸出脚掌疯狂揉弄四脚朝天的队宠,嘴里还一边说着“你看它一脸享受的样子,这毛可真舒服啊。”

不远处羊驼眼泪汪汪地看着队霸欺凌弱小却不敢上前阻止,meiko鞋子都脱了欲上前助纣为虐共同施暴。

路过的萌萌贝米看不下去喊来了童扬:
“Look there!Clearlove zhende biantai!”
童扬看了下行凶现场,嘴角扬起笑得宠溺,说:
“Ok ok,let me.”

说完童扬便走过去,迅速蹲在小狗旁边一手抄起队宠一手握住了明凯的脚踝。
明凯被吓了一跳,随后生气地瞪了童扬一眼说:“你干嘛?”
童扬怕他站不稳,把明凯的脚放在自己膝盖上,手覆在他脚面上,说:
“别踩它了,来踩我吧。”
明凯听了这话立马瞪大了眼睛,看着抬起头笑着望自己的童扬,脸都红了。

旁边的小申一锤手表示学到一招,不愧是能制服队霸的男人,哄起人来一套一套的。
童扬站起来笑得温柔,轻轻捏了下明凯的手心,说走吧回房间。
明凯嘴一撇不说话,心里却是甜丝丝的,别扭地跟着童扬往宿舍走。
路过围观的一群人时,童扬把手里的狗一把抛给贝米,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似乎在说:看到没,学着点。

至少此刻,整个俱乐部里的狗生都是灰暗的。


后记:
荡厂新文正在卡着,有些设定上的东西定不下来就写不顺畅,事情又多就一拖再拖,不过估计快了。
最近比赛有点惨的,连续几周都炸的厉害,所以先放个小甜点吃吃吧!希望各位女大佬们喜欢XD

萌萌萌

foxblazing小芽球:

腐向荡厂安利,请看清cp~还是cos暴龙纳尔的小扣肉,这对儿这种反差真的很萌啊,扣肉就像gnar一样平时很可爱,发威的时候凶猛又靠得住!我厂其实很喜欢照顾比自己年龄小的人也很有爱心,所以估计会很宠小小只的扣肉?欺负一下就负罪感满满。(为被年下攻铺垫了道路【不)不过小小只的外表下是一个有侵略性的大扣肉,【并不】。 总之是为了报答肉文之恩,投喂荡厂大手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