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mi抱紧我

【喻黄】当我第一次知道喻文州有洁癖的时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山 中 酒 馆:

*一个喻文州是洁癖的假设


*明明是要写肉,我却没写出来


*梗出自 @灰歷史 然而这么萌的梗我竟然一笔带过,我一定是有病










当黄少天第一次知道喻文州有洁癖的时候,其实他是不以为然的。


因为黄少天觉得这是个人生活方式,虽然他们俩住一个宿舍,但是这点相互尊重他还是有的。何况勾肩搭背喻文州都没说什么,肢体碰触也没问题,喻文州只是喜欢进了宿舍就洗澡换衣服而已,又没让他黄少天多洗两遍,够贴心了。


蓝雨的训练营住宿条件很好,两人一间,上下铺,带两套单独桌椅。刚来那天喻文州说过自己有洁癖,睡上铺比较好,但是黄少天是一个从小到大没住过学校的人,对于上铺的向往让他主动请缨住上铺,并再三保证不会碰下铺的东西。


喻文州本来就是随和的人,既然黄少天不在意那他也方便,开始时一直处于相安无事的状态。每天回到寝室的时间也总是错开,可以说没什么交集更何谈摩擦。


毕竟一个每次测试都在成绩单上首尾相对的两人能和平相处就不错了,黄少天不像其他人那样对他嗤之以鼻,但也不多关注,少年时的人锋芒毕露且姿态高傲,信奉着唯有强者能够吸引强者那一套,在挑战的路上从不回头看身后的人。


至于后来如何从吊车尾到并肩前行的最强搭档暂且不提,倒是生活上的摩擦终于出现了。


 


“我晚上回来的可能比较晚,帮我应付一下查房阿姨!谢了!”——来自黄少天


“收到。”——来自喻文州


短信倒是回的一向简洁,黄少天看了一眼手机就收起来,加入了抢串儿大战。


晚上和几个伙伴一起去吃烧烤,半夜回来的时候有点晚,几个人偷偷翻了墙。等走到宿舍黄少天发现房门虚掩着,一想到可能是喻文州给他留的门,黄少天感到很满意。


打开门发现喻文州没睡,伏在桌前写着什么,屋里大灯关了,只留着桌上一盏台灯和电脑屏幕散发的荧光,打的喻文州的侧脸白透发光。


大概是想到喻文州的贴心行为,黄少天觉得这人比昨天帅了一点。进来后安静带上房门,走过去和他打了个招呼。


“我回来啦!文州你写什么呢?”黄少天从他身后探过去,发现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像是战术布局,抬头看了看屏幕,是上星期的比赛视频。


“嗯,要喝水吗?之前烧的水应该已经放凉了,在桌子上。”喻文州抬头对他笑了一下,“我在看上周的比赛视频。”


黄少天心想,你有空看这个还不如练练手速呐,拍了拍他的背,“谢了,正好有点渴!”


喻文州顿了一下,“那边的胖大海也可以泡。”


“嗯嗯,不用那么麻烦,我就喝几口就行。”说着话黄少天已经给自己倒了一杯白水,咕嘟咕嘟的喝了一半。


“……”喻文州转头看着,突然有点无奈。“少天,那是我的杯子。”


“哎?哎不好意思啊,我不嫌弃你的你嫌弃我吗——我错了我这就去洗杯子!”黄少天突然想起来喻文州洁癖这件事,两人关系越好他就越是和喻文州亲密,洁癖这事儿黄少天又给忘干净了。


喻文州却不知怎的生不起气来,黄少天心性纯粹,肯定不是故意的,只是没放心上而已。


不过话说回来,也是没什么好放心上的,真要把你放在心上安静一生一世供养喻文州也有点怕。画面太美,喻文州甩甩头赶紧忘了。


喻文州有个习惯,就是睡前泡脚,冬夏不误,等他写好了笔记烧水泡脚,黄少天刚从厕所出来。


“少天要不要泡脚?”喻文州提着壶烧水,接了一多半,要是黄少天也泡就再加点。


“加水加水,我也试试好了,看你每天都泡,真的会舒服吗?我最近有点失眠,不过我觉得是因为晚上太冷了……”


“嗯,你试试,要是习惯了说不定会好点。”喻文州烧了水之后看着黄少天,示意他去洗澡。


“啊?文州我昨天才洗的,大冬天又不出汗,哎我不坐你床,我坐板凳。”黄少天赖在椅子上不想动,吃完烧烤酒足饭饱特别犯困,眨巴着眼睛黄少天开始卖可怜。


喻文州顿了一下,还是笑,却带了几分调侃,“那你自己拿盆洗,我要和你分开。”


黄少天噎了一下,这样的话他还要去倒洗脚水……哎可是并不想洗澡。


“文州你不能这样,你看我们关系这么好了怎么还分你我啊,我是一个很讲究个人卫生的人你也是知道的,一点不脏啊,你说全楼能有几个像我这样天天洗袜子的男的!对吧对吧!”


喻文州很赞同的点头,“是啊,那是因为我要求你洗的。”


“………………”


黄少天选择沉默,趴在椅背上装死,喻文州看着他也不动,倒是一副宠着的模样要笑不笑,也不劝他。


等到水滚起来了,喻文州真的就只拿了那个小号的单人脚盆准备倒水,黄少天悄悄卷起了裤腿,鞋子袜子脱了踩上拖鞋,踏踏搬着凳子过去,十分无赖的坐到喻文州床铺对面。


喻文州很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是不是吃定我了啊少天?”


这句话暧昧的不得了,黄少天心里卧槽一声有点惊。


没办法,他心里有鬼啊。上个月黄少天做了一个春梦画面不要太糟糕,喻文州让他洗澡他不洗,直接被喻文州压着扒了衣服丢进浴室,结果他在浴室里起了反应撸了一管……醒来发现下铺的人还睡得好好的,赶紧捂着裆部跑去厕所解决问题。


这之后他就有点害怕了,说不上来心里什么感觉,看到喻文州就心跳加快,想到自己背着喻文州藏了个秘密,就觉得对不起他。喻文州自然也发现了黄少天的异样,不过他没多问,见今晚气氛还不错,便说些模棱两可的话试探一下。


黄少天听了这话就缩了,脚丫子架起来不好意思往盆里踩,看着水盆里腾起的热气,有点不知道说什么。


喻文州也笑了,伸手按着他膝盖把他脚压进热水里,“不泡就凉了。”


常年窝在室内打游戏不接触阳光直射,黄少天脚很白嫩,踩在喻文州脚面上,加上热水模糊的触感,黄少天突然来了某种冲动。


难以启齿有点羞羞的冲动。


摸摸鼻子,黄少天很自觉的伸手拽了擦脚毛巾,放在裆部挡一挡。


“少天,你今天真的不洗澡?”喻文州一边问一边把黄少天的脚踩下去,水盆不算太高,一直在上面脚背是泡不到水的。


“啊……”感觉更糟糕了,黄少天脸上也有点红,“没……我想了想还是洗一下比较好。啊,洗一下比较好。”


喻文州抬眼看他,突然这么乖的黄少天让他有点不适,“洗澡好,对皮肤好,也有助睡眠的。”


黄少天支支吾吾的敷衍他,心想泡个脚实在是太危险了,还是分开泡的好。


身上热度上来了,黄少天面上甚至出了一层薄汗,喻文州略微起身抽了一张纸巾给他,“你看,还是泡脚好吧,身上都热起来了,睡觉也舒服。”


黄少天是热,热的再不离开喻文州那双脚就要爆炸了,又不敢直接站起来,想了想就问喻文州,“你先洗吧要不?”


喻文州好整以暇端坐着,干脆从旁边抽了一本电竞之家准备看起来,“我回寝室就洗过澡了,你泡好了就去?我再泡一下。”


黄少天心想这是没办法了,死就死吧,几下擦干脚站起来就往浴室跑,速度飞快。


喻文州怎么可能没看到,笑一笑就接着低头看杂志,至少今天确定了一件事,还是有收获的。


 


一个月后,他们正式出道那天,晚上俱乐部上上下下一起庆祝,一群人虽说是要当职业选手了,但也是刚刚成年,就跑去喝了点酒。一群刚刚成年的小孩子,酒量差的可以,喻文州第一天上任队长并没有喝酒,和俱乐部老板经理聊了之后再去聚会的地点,几个人就已经醉得可以了。


喻文州叹口气,在一群醉汉的“队长”、“队长早啊”声里一个个把人架起来送上的士遣返归队。


最后一个是同寝的黄少天,趴在他背上安安静静地也没多话,喻文州架着人到宿舍里,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绵软的床,把人轻轻放上去。


椅子未免还是太硬了,喻文州心却是软的。


黄少天哼哼唧唧的,大概是酒劲过去了头有点疼,自己坐起来茫茫然看着喻文州,突然傻笑起来。


“队长。”


喻文州笑,“嗯,什么事?”


“队长,文州。文州,队长。”黄少天眨眨眼。


“啊,我没洗澡!”黄少天突然站起来,“不敢坐你的床,以前冬天冷,钻你被窝还要我洗澡脱裤子,冬天冷死了好嘛……浴室冷飕飕的,你怎么这么洁癖啊文州你说你为啥这么洁癖?”


一边说一边晃起来,黄少天摸着墙走,喻文州要去扶他还不让,黄少天隐约知道自己在发酒疯,但是并不能控制自己。


喻文州有点没辙,他不知道该怎样应对醉酒的人,但是他知道这样的状态黄少天是洗不了澡的,说不定还要摔跟头。


“今天不洗,明天洗吧。”喻文州温声开口,给他倒了杯水。


“不!不洗澡你不让我睡觉!”黄少天憋了很久的牢骚终于借这个机会发泄了。


“去年冬天好冷啊!你身上那么暖和不让我跟你睡!分享一下热量又不会死!还逼我泡脚,洗澡。啊,我明明看见有次你回来的很晚,衣服没脱就坐床上了!你也没洗澡就睡觉了我都看到了!”


喻文州哭笑不得,“你先喝水,我举着挺累的,少天。”


“哦,那我喝一口。”黄少天很严肃,显然是没有批评够,喝了一大口水准备再次开讲。


“少天,该睡了。我帮你铺好床了。”喻文州很适时的开口。


张了张嘴没有说出来话,黄少天愣了一下,“好吧,明天讲。”


醉鬼的话做不得数,哼哼唧唧好不情愿的换了睡衣,黄少天爬不上去了,脚软踩不动梯子。回头眼巴巴的看了喻文州一眼,自觉地滑下来坐到喻文州床上,“上不去。”


喻文州很无奈,上不去上不去吧,那你睡我的床好了,我上去睡。


但是黄少天拽着人要聊天,喻文州说那我陪你说一会儿,你躺下。


聊着聊着喻文州不知道怎么就也躺下了,靠的近了好像连黄少天身上的酒气也不那么难闻,慢慢也就睡着了。


醒来发现身上横压一只胳膊,喻文州没有宿醉所以记得清楚,轻轻的把人胳膊抬起来准备去洗漱。


黄少天醒得更早,这一动立马也不装睡了,睁开眼盯着喻文州一动不动,看得喻文州心里发毛。


“少天?”该不是喝了酒脑子也坏掉了吧?


“文州,你骗我。”


“我没洗澡你也让我睡你床了,你洁癖是假的!假的!”黄少天笑得十分得意,仿佛终于验证出假命题的高中生,“你还说不洗澡不跟我睡,也是假的嘿嘿!”


喻文州挑眉,这人不教育就上房揭瓦无法无天了。他压下来,双手撑在黄少天身后的墙壁上,近的能听见彼此的呼吸。


黄少天一下子不敢说话,生怕动一动嘴巴就碰到喻文州。


“黄少天,起来洗澡。”喻文州故意压低声线,声音很轻的说了一句。


“……”黄少天摸不准喻文州是不是真的生气了,赶紧从喻文州手臂下面钻出来溜到浴室。


等到水声响起,喻文州神色自若的走过去,敲了敲门。


“少天,我的水杯在台子上,给我拿一下。”


“……啊我找到了,给。”


浴室门打开,伸出一只湿漉漉的手,喻文州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卧槽喻文州你干嘛!唔!”


 


事后,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当事人之一披露:喻文州的洁癖是假的,我们不仅没有洗澡就干了个爽,出来后还在没有换过床单的床上滚了一发。喻文州的洁癖,是假的,我的内心,是受伤的。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另一名当事人之一披露:洁癖和感情都不是假的,都是真的,非要选一个,感情更真。






-完-






*附赠一首 @四重子夜 同学改编的歌词


《我的洁癖喻文州》


当我第一次知道喻文州有洁癖的时候其实我是 是拒绝的


我跟文州讲 我拒绝 因为其实我根本没有 办 法


文州跟我讲 洗完脱裤子 身上很干净 很亮 很柔


洗了一个月  之后呢 身上DUANG~


后来我经过也知道文州洁癖是 是假的 是心脏成分


我现在呢每天还在 加沐浴露 加了沐浴露


全身DUANG~DUANG~DUANG~


我用完之后 不加沐浴露 【】液都~没有


我的菊花酸痛 因为我 信了喻文州有洁癖~


我做完之后 根本没有这种感觉


这个就是 耍我的 喻文州


我的喻文州 心脏心脏加心脏


做的时候 根本没有洁癖 假的假的


文州的洁癖 是假的





评论

热度(591)